产权保护零星可数
发布时间: 2019-04-16 10:31   已有 人次浏览   
除了静态的标志和体育图片需要知识产权保护以外,刘岩认为,对动态体育运动项目和赛事节目的知识产权保护亟待加强。
 
刘岩指出,难美类体育运动中的许多项目,是由创编成套的形体姿态、技术动作、动作路线组成,通过连续的动作、姿势、表情等表现思想情感,具有独创性、艺术性、表达性、可复制性,另外还包括音乐、服装、器材、灯光等方面的编排,都需要创作和创新,体育工作者为此付出了创造性的辛勤劳动,应当得到尊重和保护。
 
尽管这些体育运动项目与舞蹈、杂技十分相似,但迄今为止却没有被一视同仁地对待。“体操运动中的托马斯全旋、佳妮腾跃等著名动作,都是以创始人姓名命名。但体育运动项目中的智力成果和作品尚未得到我国《著作权法》确认。”他说。
 
作为近年来兴起的各类网络直播,更是为体育赛事节目的知识产权保护带来了威胁,各类侵权争议频频发生。
 
2016年,章鱼TV直播平台相关人员,在看台上用4G网络手机直播了里皮国足训练赛,使战术机密泄露,引起了众怒。
 
“这意味着在未来,通过遍布赛场四周的观众群体,多角度、多方位、多人、多机,实现以往只有专业转播商才能完成的对赛事的实时转播,不再受控于赛事组织者的准入许可和技术限制。而这将会对现行的体育赛事转播权的实际控制权保护的保障方式构成直接的颠覆。”戎朝认为,随着高清技术、大变焦技术的持续发展,这种威胁将会越来越严重。“而这意味着,技术的发展打破了赛事组织者自力救济的可行性,未来只能寻求绝对权属性的法律权利的保护。”
 
“不仅是包括中超在内的国内赛事,即使在国外,出售电视转播权都占赛事组织机构、体育机构收入的大部分,属于赛事的关键性权益。”戎朝说。然而,我国《体育法》和《著作权法》对于赛事主办方授予媒体赛事直播的权利未加规定,导致我国体育赛事直播的巨大产业潜力难以充分发挥。